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近日爪夷文的争议,显示了语文,不只是沟通及文化传承的工具,更承载著权力和族群的认同。尤其爪夷文的发展更是一个意义不断变动和塑造的过程。

在伊斯兰还没到来之前,马来文曾以印度南方的巴拉瓦文字(Pallava Script)和从其衍生而来的卡维文字(Kawi)来书写的,到了7世纪随著伊斯兰及阿拉伯商人的到来,阿拉伯文字逐渐流行,也融入马来文,才形成了独特的爪夷文,并于10世纪开始流行于马来群岛。

到了15世纪,爪夷文随著伊斯兰马来王朝,如马六甲王朝、柔佛王朝、苏禄王朝、亚齐王朝等兴起,而成了官方的书写文字。

无论如何,由于欧洲殖民主义的到来,加上西方文化的强势,许多在亚洲、美洲、非洲的原住民语言,如越南语、土耳其语、菲律宾语、毛利语、斐济语等,也将原本使用的文字,纷纷改为拉丁/罗马字母,曾被英国殖民的马来半岛,当然也不例外。

随著英殖民而来的英语,成了马来半岛的强势语言,其带来的罗马字母,也改变马来文的书写方式,爪夷文虽没消失,但逐渐的边缘及没落。在我国独立后,1963/67年国语法令也阐明,国语的文字是使用罗马字母,虽然不阻止爪夷文书写。

Advertisement

因此,爪夷文目前除了是汶莱的官方文字外,其流传地区主要在马来西亚、印尼及泰国南部百大年马来社群,同时也多用于伊斯兰及马来文化方面,不管是从流通的广度及深度而言,都面对著局限。在我国,最后一份爪夷文版的马来日报,在2009年时就因销量日益减少而停刊。

在这样的脉络下,国内马来社会出现一股力量,要复兴爪夷文的光辉。这有著文化、宗教的因素。文化上,他们认为爪夷文才是马来文书写的正宗,早年的马来文明知识,都是以爪夷文书写的,这是马来人的文化遗产,而罗马字母是英殖民者给马来文留下的烙印。

宗教上,他们认为《可兰经》原文是阿拉伯文,也就是爪夷文的源头,因此了解爪夷文将有助于加强马来人对《可兰经》的认识。加上1990年代教育部一项数据显示,六成的马来小学生无法诵读《可兰经》,这更推动他们要复苏爪夷文的使命。这也是爪夷文会进入官方议程的源头。

林建荣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谢和弦持毒遭警方上门逮捕 举报人竟是混血妻“扣嫂”

阅读全文

渡轮遇上巨浪 乘客吓哭祈祷

阅读全文

【高以翔猝逝】黑人范范前来送别 好友见面相拥而泣

阅读全文

中国防长:决不容忍重大台独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