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八打灵再也的Jalan Semangat走入历史。著名历史学家已故丹斯里邱家金荣誉教授,则走出历史,永垂不朽,一直活在大马人心中,特别是八打灵再也市民心中。

日后我们只能在历史中,寻找Jalan Semangat踪影,它将成为民众记忆的一部分。同时,也得重新习惯这条Jalan Professor Khoo Kay Kim。

道路改名的新闻来得有点突然。之前没消息透露,政府将以邱家金为名的道路方式纪念和表扬,刚在5月28日病逝的他。

改路名的该建议应该来自雪兰莪州政府,因为这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权限。不过,有媒体报道,雪州苏丹沙拉夫丁谕令道路改名……到底是雪州政府主动提出?还是苏丹的圣意?

根据雪兰莪州务大臣阿米鲁丁发表的文告,雪州苏丹谕准道路改名,以纪念邱家金的贡献。文告没清楚交代,改路建议源自何处,引发一些混淆和议论,包括苏丹的角色,是否有违反君主立宪的原则?

Advertisement

实况如何,暂时不得而知。不过,路名已改,决策直达天庭,苏丹亲自拍板御准,可见不是一般行政决策这么简单。文告也特别提及苏丹,有种圣旨昭告臣民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感觉。

邱家金生前在马大念书和读博士,之后也留在马大教书,马大是他的学术之家,也是他的另一个家。若把马大校园内其中一条主要公路,或者与大学路(Jalan Universiti)有关的路,如Jalan Ilmu改为Jalan Professor Khoo Kay Kim,会更有意义,因为他一辈子的学术研究生涯都给了马大。

1992年邱家金退休后,当时马大历史系仍然保留一间办公室给他。退休后,他依然出席一些学术活动,所到之处都成为焦点。不管民众,特别是华社对他的评价如何,他在学术界的地位崇高,依然尊崇。

他曾说,若要成为历史学家,必须有勇气说出真相。就算他的言论观点引起华社议论,但他坚持立场,同意与否是阁下的事情,与我无关。

对其评价两极化

邱家金在马来社会的评价非常高,阿米鲁丁形容,曾参与起草《国家原则》,在1969年513事件后协助恢复国家和谐的邱氏为国族主义者和爱国者,贡献良多,特别是对19世纪马来西亚史有重要著述。他也是公共知识份子,积极评论时政,乃至国族构建与足球课题。

除了雪兰莪之外,霹雳州务大臣大臣阿末费沙于7月7日表示,霹雳州政府将考虑把州内一条道路命名为邱家金路。若收到建议,州政府将考虑道路命名方式,以纪念这名在霹雳金宝出生的已故历史学家。

虽然一些民众质疑,邱家金的历史观偏向官方论述,华社和马来社会对他的评价有两极化的倾向。对于道路改名,希盟友党行动党的资深领袖林吉祥,巧妙的以质疑雪州政府,为何没把八打灵再也西路(Jalan Barat)改名,以纪念劳工领袖V大卫(Jalan V David),表达对邱家金教授路命的惊讶。

林吉祥强调,不是反对“邱家金教授路”,而是要知道,搁置9年的“V大卫路”何时落实?2010年,行动党和大马工会组织等非政府组织主张,把西路易名为V大卫路,以纪念后者捍卫劳工权益的贡献。他也是大马落实劳工节为公共假期的主要推手。

邱家金教授路的命名已经成为事实,接下来或有更多类似的道路易名事情,此权力属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所有。

道路是所在地的集体记忆之一,除了有指示和标记作用,也涵盖地方文化和情意结。若处理不慎,将引来不必要的争议,让涉及者卷入不必要的舆论漩涡中。

蓝志锋

电台的内容和新闻工作者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37岁健身达人“筋肉爸爸”中风 爱妻接病危通知崩溃

阅读全文

印尼蟒蛇王烧成焦黑 死前张开血盆大口

阅读全文

满月礼盒还有刺绣! 安以轩砸重金宠爱子

阅读全文
振瑞路52座组屋单位的铁锅煮尸案死者,证实是名被亲生父母谋害的女童。

铁锅煮尸案 父母明日被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