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为何你们总是问女性该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却很少问男性该如何兼顾家庭与事业呢?”

15年前的一次访问,访问对象的反问犹如当头棒喝,也打开了我的一扇性别之窗,让我开始关注性别议题。

这位访问对象,正是1999年国会首次出现4名反对党女性国会议员其中一人,亦是目前掌管槟州妇女及家庭发展、性别包容及非伊斯兰宗教委员会的章瑛行政议员。

话说马来西亚成立多年,但一直到1999年的国会才首度出现女性的华裔反对党议员。当时4名女性反对党议员,除了章瑛,另三名巾帼不让须眉的代议士,包括现任副首相旺阿兹莎、现任原产业部长郭素沁以及已退下火线的小辣椒冯宝君。

当时章瑛的这一道反问,确实引发了我很多的思考。当我们访问成功女性或女领袖时,经常都会询及她们该如何在家庭与事业取得平衡,却很少甚至不会向男性或男领袖提出类似问题。

Advertisement

其实,这何尝不是受东方社会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观念影响呢?就是因为我们认为女性本该属于家庭,所以每当女性在职场上取得成功时,不少人就会好奇事业女性怎么“兼顾”家庭。

如果女性新闻工作者都在毫无意识下,掉入性别歧视的传统框架里,更遑论男性可能完全不觉得这有问题啦!一些更守旧的男性甚至会认为职场上的成功女性是“牝鸡司晨”,意即母鸡取代公鸡在清晨打鸣,比喻女性掌权、颠倒阴阳,会导致家破国亡呢!

实际上,无论男女,又有谁能真正做得面面俱圆、事事完美呢?2013年的脸书时任营运长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挺身而进》说,“兼顾一切”(Have it All)这个词的发明,或许是有史以来对女人设下的最大陷阱。

“我从没遇过任何女性或男性肯定地说:‘对,我兼顾一切了!’因为不管我们拥有什么、对拥有的多么感恩,没有人敢说自己真的兼顾了一切。我们也不可能兼顾一切,这概念明显违反了经济学和常识的基本原则。”

以电影《约会之夜》(Date Night)搭档演出的蒂娜‧菲(Tina Fey)和史蒂夫‧卡瑞尔(Steve Carell)为例,记者老是在电影宣传期间追问蒂娜如何兼顾工作与生活,但从来不会问已是两子之父的后者同样问题。

因此,蒂娜‧菲在著作《管家婆》里写道,问女人什么问题最失礼?不是芳龄、不是体重、不是演技,最失礼的问题应是:“你如何应付一切?”

正如雪柔‧桑德伯格所说的:完美是我们的敌人,女超人是我们的劲敌。

梁洁莹

曾是读新闻、写新闻、教新闻的媒体人。现在是左手拿笔,右手拿麦的自由工作者。对新闻伦理、性别和劳资议题尤感兴趣。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37岁健身达人“筋肉爸爸”中风 爱妻接病危通知崩溃

阅读全文

印尼蟒蛇王烧成焦黑 死前张开血盆大口

阅读全文

满月礼盒还有刺绣! 安以轩砸重金宠爱子

阅读全文
振瑞路52座组屋单位的铁锅煮尸案死者,证实是名被亲生父母谋害的女童。

铁锅煮尸案 父母明日被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