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国内的槟城填海计划、莱纳斯的去留,到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社会里许多人都有著一种发展就是王道的“经济至上”迷思。

譬如希盟对于莱纳斯的态度,从当初的坚决反对到现在的放软,以至妥协(建设永久废料处理场)。归根究底,撤除的话没钱赚。敦马也说,驱赶莱纳斯,外资如何有信心来马投资?

在反送中的事件,要香港废青不要惹是生非,指责他们破坏安定局面云云。反送中俨然已扩大焦点,除了要求反送中,也唾弃其政府与警察的操作手法,更汇聚到领土与身份认同问题上。而反对“反送中示威者”的其中一个核心主轴是——中国经济起飞,还不等中国为香港带来繁荣。

对于此类言论,先不说所谓的经济考量,是否合理,把两种不能等值的价值等同起来,根本就是突兀。为什么论者一再以经济至上来套在许多事情来看?这是否反映一种现实——有钱就行。

我们总说搞好经济,搞好经济……实质就是一种理想,最低限度就是不比现在差就行,国家一偌大经济体,搞好经济确实不是容易事,但执行的途中,请放慢脚步观赏那未被发展之名压毁的民宅古庙、田野草原、渔港海湾。

Advertisement

还好,大马还是有人吵起来了,因为不甘心希盟宣言里的话,可以不做;不甘心先前大费周章的绿色运动,变得无意义。由此,我心里总有些欣慰。痛骂希盟的欺诈,不少议员也表明莱纳斯必须撤离,尤其黄德应该站在最前线,带领人民抗争到底,不然他会对不起那扶他起身的把手。

槟城的填海计划已是飞翔之箭,渔民(少数众)被影响也难以阻碍发展之路。我是同情的,发展必然有所牺牲,而政府的责任就是让牺牲降到最低。

如果有一天大马由发展魔人来领导,大肆砍伐森林而高楼耸立,铲平一道道风景线,而人民(大部分)却因此获益。大家都说,干得漂亮,下届我还要他做首相。在那样的社会,我的价值观大概就是非主流。陈腔滥调之论——别让金钱蒙蔽你的眼。金钱只是现实一种,还是你只有一种现实。
 

艾群

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