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民型小学国文课爪夷文书法单元课题延烧,教育部为此针对课题发布十问十答文告厘清疑虑,但仍难以平息民众反弹。作为国会华人议员最多的政党,加上拥有教育部副部长官职,民主行动党成为众失之的。行动党如今转换身份在朝,更该明白过去马华在朝为官,于华教课题上的不易。

爪夷文书法单元课题引出不同意见,尽管官方费尽唇舌,指出爪夷文字只是一种文字,但目前部分人士普遍仍认为这是一种语文,进而形成误解。华社另一个担忧,则是该单元会成为缺口,令华小变质,包括最终该单元会列入考试范围,或教育部为此委派更多不谙中文的老师到华小任教。

爪夷文书法单元自2015年起就进入国民型学校教科书,如今经过媒体揭露才引起哗然。事实上,在独立初期,在政府学校就曾教授过爪夷文,至今笔者身边年长的一辈,有者更还对爪夷书法有记忆,可以分辨出不同笔顺的发音。过去学习爪夷书法的华裔长辈,并没有因此失去华裔的身份认同。

爪夷文书法单元引起轩然大波,然而令笔者好奇的是,如果有关单元抽起爪夷文笔顺图片,全以罗马字的国语进行解说,华社对此的接受程度是否会较高,且不会引起注意?爪夷文书法单元从单纯的艺术鉴赏课,上升到如今的违护民族文化完整性,与其说是反对教育部在课程上的调整,可能更是大马华社对以巫裔主导的政府,长期以来不信任感再现(representing)。

爪夷文字作为一种古老的文字,在罗马字未进入东南亚前一直是用以记录语言的载体,然而如今它却被视为能侵蚀华人文化,甚至扩展伊斯兰教义的象征,可见华社对于马来文化、伊斯兰元素的警愓及担忧。这种担忧,可能源自于过去多年以来被形塑的华人二等公民,及华教是大马华身份认同堡垒意识。

Advertisement

为此,在发现爪夷文书法悄然被列为国语必修科,等同于堡垒即将被攻陷,因此华社民众群起反弹,维护华教堡垒的完整,也就等于是保存华人身份认同,也是再次抵挡异族的入侵,华社因而再次精神胜利。

类似的思想模式放到如今大马华人对香港民众“反送中”事件,就不难理解部分华裔为何会支持中国政府。笔者就有一名朋友,喜欢反问香港民众,“你们是反送中,还是反中?”中国崛起成强大国家,作为华人当政的政府,华人就该感到骄傲,怎么能忤逆这样的政府呢?

由此,从大马华社对香港反送中事件,回到此次爪夷文书法单元课题,或许华社可以自问,如今我们是在反爪夷文书法,还是在反马来文化,或更确切的说,我们是在反一个马来人主导的政府?

无论答案是上述哪个,都反映出即使大马标榜多元社会,华人在我国依然有一定程度的不安。为此,要如何破除华人不安,通过平衡各族群重新建构对政府的信任感,是新政府的重要课题,否则就算爪夷文书法事件落幕,未来依旧还会有别的课题继续引爆华社不安,类似今日的局面仍会周而复始的上演。

萧德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