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或许没有意料到,教育部准备在明年华小四年级马来文课程加入爪夷文书法会在华社引起如此滔天巨浪。正如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所言,如同一场地震。

行动党一向在华人心目中是个维护华社权益的“巨人”,过去马华种种的不是,都拜巫统之赐,导致马华前后不是人。过去华人深切感受到自身的权益不断被剥夺,从华文独立大学的夭折、华小增建的重重障碍,到拒绝承认独中统考等。华人一直怀抱梦想,希望能通过政治力量来改变在这块土地的命运与前途。

509在改朝换代的欢呼声中,让华人看到改变的曙光,华人用95%的选票,把希盟的国州议员候选人送上了执政的神台。当时行动党囊获42个国会议席及109个州议席,战果辉煌,还有一些议员后来都官拜正副部长。本以为,从此可以换回平等、公平、公正的体制,过上种族相互尊重与和谐的好日子。

政党轮替货不对办

但好景不长,希盟执政了400多天,华人开始如梦初醒,发觉货不对办,政治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美好,甚至怀疑当时的决定是否正确。以前希盟讲得天花乱坠的甜言蜜语,怎么执政后却频频跳票,难道行动党也不过是马华2.0?

Advertisement

承认统考,是行动党一向坚持的立场,也虏获许多华人贴心的拥戴。马华面对责难,都是难以招架。统考是华文教育的图腾,是一个象征,这个考试1974年在排除万难下举办。承认统考,是要国家对这个考试制度的肯定,也是对华人坚守华文教育的褒扬。

统考不是学术问题,是政治问题。而要过政治这一关却是困难重重,因为理由很简单:必须考虑“马来人的感受”。而马来人是否要考虑“华人的感受”,大家心里有数。

统考是国家教育体系外的考试,政府让你办,已经是“皇恩”浩荡,还要挟持政党要求承认,看似得寸进尺。就如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促请行动党以轻松心态看待爪夷文课题。他表示,国人应感谢政府提供机会,让国人能在马来西亚学习到华文,因为除了中国及新加坡外,其他国家都没什么机会学习中文。

华人政治处境尴尬

这类思维的人不在少数,这是现实主义者。当然,马来西亚是由马来人主导的国家,这个事实目前无法改变。华人的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在政治的结构上,你或许只有两个选项,一是选择行动党,一是选择马华。再问,马华会好过行动党吗?大家可以仔细掂量。

华人过去的投票倾向呈现钟摆定律,显示一届支持马华,另一届支持行动党。但最近两届,在烈火莫熄延烧下,华人一鼓作气支持行动党,使得马华落得只剩下一个国会议员魏家祥,兵败如山倒,华人对马华的彻底失望,自然把感情寄托在行动党身上。在爪夷文课题上,马华现在大力抨击行动党,但马华就值得被取代吗?别忘了,现在马华还在紧抱巫统,而巫统与伊党就要结盟,这代表了什么议程?马华可以得到华社的再度信任吗?

在爪夷文议题处理上,华人对行动党的失望可以理解,事实上,华社对政府的不信任才是主要因素。当听到华小要上爪夷文,马上如惊弓之鸟,自然的反应是政府是否要蚕食华小根基,推动伊斯兰化。

执笔至此,我突然想到大马华人的处境有点像今天的香港人。香港特区政府推动的送中条例,香港人群情反对,中共认为香港人是被殖民统治给荼毒,国家的善意被泼粪。我国政府要在学校推动学习爪夷文书法,伊党马上指责反对爪夷文字者是英殖民主义的后裔或是代表。他指,尽管入侵的殖民者已离开了,但反对爪夷文字显然是殖民者的后代或代理人。这跟中国指责香港示威群众的调子如出一辙。

香港人反送中是追求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的普世价值,马来西亚华人的反爪夷文书法,是忧虑华小的伊化,是捍卫民族基本权益。有政党天真地提议行动党全部议员应集体辞职谢罪。但问,如果真的发生行动党全数退出议会,请问谁将取代这个空缺,是马华,伊党,还是巫统?

马华已经让很多选民唾弃,让他们重回执政,他们能改变什么?前朝制定的政策,现在落实。当时的马华也没有吭声,现在却表现得正义凛然。政治道德是两种态度,在朝噤声,在野鼓噪,令人喷饭。

现实是残酷的,选民通过爪夷文书法事件,看清了政治的困境。马华做不到的,行动党或许也寸步难行。但我们或许可以评估这两个党,谁更能据理力争,捍卫最后的底线。

爪夷文书法是否是政治的底线,政府现在的决定是选修爪夷文书法,不需要考试,不需要评估。华社是否可以接受?董教总过去是教育的领航者,一言九鼎,但现在董教总内部出现分裂。董教总最早与教育部达成的共识,结果却遭到一些董联会的反驳。

找出信任危机症结点

多元的社会价值在流动,不同的意见纷呈,无法达成一致。处理不好爪夷文书法的纷扰,董总的威望也将同时失分。行动党在这个国度里能做什么,做不了什么,其实很清楚。对爪夷文书法的讨论,是与非、对与错、好与坏、善与恶,都已经在媒体热烈的讨论中越来越清晰。

对爪夷文书法的反抗,华人希望爪夷文的抗议行动走到何种程度?您可以到行动党党部丢鸡蛋泄愤,您可以要董教总号召全国罢课抗议,您甚至可以像港民一样示威反击。当然您也可以在来届大选埋葬50年来与华社不弃不离的行动党。

再问,这是你最好的选项吗?香港市民要特区政府“撤回”送中条例,我们要政府“撤回”爪夷文政策,基本都离不开“信任危机”,“信任危机”没有解除,枝枝节节的问题就会如洪水猛兽,如果看不到症结,那再多的议论都是离题的,不是吗?

陈锦松

前南方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处总监、UCSI大学中国区总监、先后旅居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重庆10馀年,曾任北京英迪经贸学院常务副院长及驻中国办事处主任、中央艺术学院及韩新传播学院讲师、报社社论主笔、杂志主编,现任职于新纪元大学学院。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陈茵媺陈豪拍拖过二人世界 晒出甜蜜合照

阅读全文
闻讯而来的消拯人员合力将被夹毙在车内的两名死者遗体移出。

轿车失控撞大树 2女当场伤重身亡

阅读全文

交往12年 巨石强森宣布结婚

阅读全文

女子开车经过地下道 被女儿一句话吓呆火速回家